_(:з」∠)_

一个文渣。
LL赛高w 基本上什么都吃 初心是绘希
塞纳河|朵ALL|莫寒|美宣
不怎么喜欢发卡了
高三|摄影|瞎弹钢琴吉他|排球|怕生
正在努力的尝试和人正常相处。
想要做一个问心无愧的人。
谢谢你看到我。

黑暗童话(Dark!Harry) LVHP 5

:)一个安利w

叶森:

5.




“赛尔温先生,作为前食死徒,您认为您是站在什么立场上来向我提出这个要求的?”宽敞的会客室内,哈利坐在一张相当豪华的高背扶手椅上,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木质的扶手,碧绿的眼睛阴沉地盯着一旁高瘦的褐发男巫。




男巫在他极具压迫力的视线和有节奏地敲击下面色惨白,极力控制着自己身体的抖动,他清了清嗓子,手指不自觉地握紧了衣兜里的魔杖,他竭力保持着自己的风度,用几乎有些颤抖地声音说道:“纯血家族的利益必须得到保证,否则我们不会接受在你领导下的魔法部的管辖。”




哈利·波特再怎么厉害,也不过是个刚毕业的小孩,他又凭什么掌控魔法部、掌控自己这些纯血家族呢?赛尔温在心里反复的想着,努力按捺下心底的恐惧。




“原来您是想要造反啊,赛尔温先生,没有想到您是如此的勇敢,既然有这份勇气,您当初又何必弯下您尊贵的腰,匍匐在伏地魔脚下亲吻他的袍角呢?”哈利不知何时站到了赛尔温的身后,魔杖尖轻轻抵住他的左手臂,在他的耳边轻声呢喃道:“以为伏地魔死了就可以彻底摆脱他吗,罗伯特·赛尔温,你的手臂上虽然没有那个丑陋的标记,但所有人都知道,你们的家族的每一滴血液中,都深深刻印着他的标记——你是觉得我太年轻,所以就试图蒙蔽我吗?”




赛尔温惊惧地看着哈利仿佛闪烁着幽光的绿眸,哈利身旁澎湃的魔压让他无数次的后悔刚才的不敬,他颤抖着说道:“不…不是这个意思,我……”




“哦,我亲爱的赛尔温,不要害怕,纯血家族的利益,我当然会保证,”似乎在一瞬间,哈利又回到了他的扶手椅上,环绕在会客室内的魔压让赛尔温战战兢兢地低下头,“只要——你们配合魔法部的工作,听话的孩子总会得到奖励。”




摇曳的烛光下,哈利面无表情的脸在阴影中明灭,赛尔温恨不得把给刚刚的自己一个锁舌封喉,这个传说中的救世主看上去比黑魔头还要恐怖!




会客室的门打开了,哈利在瞬间收回了自己的魔压,笑的如沐春风,他走上前去和赛尔温握手,低声说道:“我想你应该知道,什么该说,什么不该说。”




赛尔温的脸更白了,但他仍努力保持着自己的风度,在哈利似笑非笑的视线中消失在了绿色的火焰里。




一从壁炉出来,赛尔温就拉起了自己左手的袖子,刚刚救世主用魔杖尖抵着他时,他感受到那里令人难以忍受的灼热,他低下头,瞳孔倏地放大——一个骷髅头的嘴中钻出一条蟒蛇——是黑魔标记!他无力地滑落在地上,他不知道救世主是什么时候成了伏地魔的人,也不愿去想伏地魔是不是真的死亡,但他知道自己已经无力反抗了,就算他说出去,谁又会相信是救世主给他打上了这个标记呢?他只会被认为是想要污蔑救世主的食死徒,然后被送进阿兹卡班,在摄魂怪的“不慎”亲吻中死去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目送着赛尔温离去,哈利面色阴沉地幻影移形回了自己的办公室,他用力揉了揉自己的额头,为别人打上黑魔标记?梅林的袜子啊,这听上去就不像是一个救世主该干的事情。




但你不能否认那是最好的做法。哈利心底的一个声音说。




是的,是的,不过是一种手段而已。哈利同意了这个声音的说法。




哈利很快就把这件事放在了脑后,他套上斗篷,在领口处用祖母绿的扣子将斗篷扣住,确保没有人会认出自己后就消失在了原地。




三把扫帚的角落,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男人沉默地啜饮着面前的黄油啤酒,他的斗篷上扣着名贵的领夹,身边环绕的魔压让想要上前搭讪的人不敢接近。




哈利有些焦躁,赫敏已经迟到快半个小时了,赫敏没有工作,他实在想不出是什么原因让她迟迟未到。




“呼神护卫!”哈利低声念着咒语,想要召唤出自己的守护神替他传信,但什么都没有出现。哈利迷惑地看着自己的魔杖,想着自己曾经快乐的记忆,又念了一次咒语,这次魔杖尖喷出了几许白色的雾气,但咒语依旧失败了。




没有时间让他去思考自己失败的原因,哈利握紧自己的魔杖,直接幻影移形到了罗恩家的花园门口。他高声喊道:“罗恩,赫敏,你们在吗?”




过了好久都不见有人出现,哈利有些心焦,拉下斗篷的帽子,直接走了进去。




还未走到门口,他就听到屋内传来赫敏的哭声,哈利僵在了原地,赫敏不会希望让他看到自己哭泣的样子,但他又担心赫敏是真的需要帮助。




犹豫了一会,他还是走上前去,伸手敲了敲门。




“我不会让你去见他的!”他听见了罗恩的怒吼。




“是哪个混蛋在这个时候敲门……”罗恩嘟哝着,打开了门就僵住了。




“罗恩?”哈利试探性的问道。




“你居然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!”罗恩的眼睛瞪得很大,大声朝哈利吼道,他上前一步,一拳就要打在哈利的脸上。




哈利迅速的向旁边一闪,躲过了这个伴随着风声的拳头。




“你吃错药了?”哈利不着痕迹地后退一步,皱着眉问道。




罗恩没有说话,只是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他面色通红,看上去就像一只暴怒的狮子。




“够了,罗恩。”赫敏走到罗恩的身后,她面色如常,如果不是哈利听见了她的哭声根本就不会知道她哭过。




“坐下来谈谈吧。”赫敏拽了拽罗恩的衣袖,罗恩一把将她甩开,愤怒的喷了口气,气势汹汹地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。




“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哈利探究地看向赫敏。




“他怀疑你喜欢我。”赫敏无奈的说。




“什么?可是我已经结婚了!”哈利瞪大了眼睛,不可思议的看着罗恩。




“你居然敢背叛金妮!”罗恩朝着哈利吼道,“金妮早上都跟我说了,她说你最近对她很冷淡,整天都不回去,我那时还相信你,觉得你只是太忙!”




“我确实很忙。”哈利无奈地说。




“很忙你还整天来找赫敏!”罗恩更生气了,他挥舞着拳头说道,“我都知道了!你让赫敏去魔法部工作就是想要把她从我身边抢走,我才不会让她去见你!”




“我只是邀请她来工作,你知道的,赫敏很厉害,她一定能够成为魔法部的一把手。”哈利解释道。




“赫敏是我的妻子!我才不会让她参与到你们恶心的政治中去,我知道你根本就不爱金妮,我在霍格沃茨的时候就觉得你喜欢赫敏!”罗恩逼问道,“是不是!”




哈利很想说他爱金妮,但这句话堵在他的喉咙口,怎么都说不出。




“罗恩,我们都做了这么久朋友,你还不相信我吗,我根本就不喜欢赫敏!”哈利也有些生气,他以为罗恩是他最好的朋友,没想到罗恩居然一直都怀疑他,“还有,这是我的工作!”




“你完全可以不当魔法部长!世界上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很优秀!你以前还说你最讨厌魔法部的那些人,现在还不是追逐着权力,或许没过多久你就会成为下一个黑魔王!”罗恩喘着粗气,他拿出魔杖指着哈利,“离开这里!我不会让赫敏去你那里工作的!”




哈利沉下脸,“不要把我和伏地魔相提并论!”他紧握着魔杖,看向赫敏,“进入魔法部工作一直都是赫敏的梦想,你一直都知道这点。”




“现在——已经不是了!赫敏是我·的·妻·子,我会养她!你马上滚出去!”罗恩的愤怒就要达到极点,他转头看向赫敏,“赫敏,送他出去!”




赫敏仿佛没有听见罗恩的话,她后退几步,泪水从眼角滑落,幻影移形消失在了原地。




“Moine!”罗恩大喊,看到赫敏真的消失了,他陷入了暴怒,“波特!我就知道你要将赫敏从我身边抢走!”




“除你武器!”罗恩的魔杖射出一道红光,却被哈利轻易地躲过了。




“冷静点,罗恩!”哈利试图安抚他,但并没有起到任何效果。




“粉身碎骨!”




“昏昏倒地!”




哈利侧身一滚,再次躲过了他的魔咒,但罗恩却被哈利的魔咒射中了,身体摇晃了几下就倒在了地上。




哈利叹了口气,拉上斗篷的帽子,幻影移形到了家门口,果然看到赫敏在那里等他。




“罗恩怎么样了?”赫敏的眼睛红了,但她马上用魔杖消除了痕迹。




“他……他攻击了我,被我的昏昏倒地射中了。”哈利犹豫地说,“他没有受伤。”




“原谅他。”赫敏无奈地说,“我们聊聊吧。”




哈利从空间袋中取出了一件斗篷递给赫敏,等她穿好后就带着她幻影移形到了三把扫帚,坐到角落布好隔音的咒语。




“你还好吗,Moine?”




“我没事,哈利。”赫敏疲倦地揉了揉额头,“你之前的提议我同意了。”




“什么?”哈利有些惊讶,“那罗恩……”




“不用管他,”赫敏犹豫了一下,眼底划过一丝坚定,“我会和他聊聊的,或许……”




赫敏低下头,眼圈又红了,“如果他还是这样,我会和他离婚。”




说出这句话后,赫敏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,“我以为他能够理解我,现在看来,我们根本就不适合。妈妈在我们结婚前就说过,我们年纪还是太小了,没有办法为自己的决定负责,特别是在婚姻上。在麻瓜世界,我们的年龄甚至不能够结婚。”




赫敏无奈地笑了笑,“在麻瓜界,平均结婚年龄是30岁左右,一到结婚年龄就结婚的,很少能有幸福的婚姻。我现在也明白了,我和罗恩之间根本就不是爱情,我甚至…甚至对他没有任何性冲动。”




赫敏有些羞涩,但她很快又恢复了常态。




“我怀疑……我是个同性恋。”




“什么?”哈利微微瞪大了眼睛,“你说你是个同性恋?”




PS:咳咳,我直接拆了,因为我本人不是特别喜欢罗恩,也不觉得他们很配。目前打算把赫敏配给卢娜。本来还有点想写德赫,但写着写着赫敏就……成了百合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不过这样也可以促进哈利和伏地魔的感情嘛不是x




传送门:1、2   3   4

评论
热度 ( 142 )

© _(:з」∠)_ | Powered by LOFTER